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發現童年——近代安徒生童話作品譯著精編(全九冊)
 
 
分享到:
編  著  者 梅子涵;王志庚 定價 5400.00
責任編輯 靳志雄 ISBN 978-7-5013-6740-5
出版時間 2019-12-28 版次 B1
印刷時間 2019-12-28 印次 Y1
庫存提示 有書 規格 精裝,正16開,
叢  書  名  
所屬分類 其他
中圖分類  
讀者對象 廣大讀者
相關下載 圖書文件下載(TXT)  目錄附件下載
 
購買數量    
 
圖書簡介[ 滾動 - 展開 ]  
 
清末民初之際是劇烈的文化轉型時期,安徒生童話伴隨著其他各式西方文化傳入中國。本次收錄相關譯著一百余種,通過對民國時期安徒生譯著的整理出版,希望能夠為我國文學史研究尤其是兒童文學研究提供資料;另外,安徒生作品是我國引進海外兒童文學的經典之作,為國內廣大讀者所熱衷,至今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本次匯編收錄了民國時期眾多名家大家對安徒生作品的翻譯和研究,對我們今天的學習和研究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啟發和借鑒意義。
 
目錄[ 滾動 - 展開 ]  
 
第一冊
十之九陳家麟、陳大鐙譯述 中華書局,一九一八年出版一
火絨篋一
飛箱一〇
大小克勞勢二〇
翰思之良伴三六
國王之新服五九
牧童六四
海公主孫毓修編譯 商務印書館, 一九二二年出版七三
無畫的畫帖趙景深譯新文化書社,一九二三年出版九九
小鉛兵孫毓修編譯 商務印書館,一九二三年出版一九七
安徒生童話集趙景深編輯 新文化書社, 一九二四年出版二二五
小伊達的花二四二
豌豆上的公主二五二
柳花二五四
堅定的錫兵二六六
松樹二七二
世界上最可愛的玫瑰二八六
自滿的蘋果樹枝二九〇
鋼筆和墨水瓶二九四
跳的比賽二九七
雛菊三〇〇
陀螺和皮球三〇四
火絨匣三〇八
國王的新衣三一八
白鵠三二三
旅伴林蘭編 新潮社,一九二四年出版三四五
旅伴三四九
丑小鴨三八五
牧豕郎四〇三
小人魚四一三
打火匣四五五
幸福家庭四七一
縫針四七九
小尼雪四八五
雛菊花四九三
拇指林娜五〇一
真公主五二五
第二冊
旅伴及其他林蘭譯 北新書局,一九二七年出版一
旅伴九
丑小鴨四五
牧豕郎六三
小人魚七三
火絨匣一一五
幸福家庭一三一
縫針一三九
小尼雪一四五
雛菊花一五三
拇指林娜一六一
真公主一八五
克魯特霍潘一八九
安徒生童話新集趙景深譯 亞細亞書局,一九二八年出版二〇三
牧羊女郎和打掃煙囪者二〇七
鎖眼阿來二二三
豌豆上的公主二五七
燭二六一
鸛二七〇
惡魔和商人二八五
一莢五顆豆二九六
苧麻小傳三〇四
月的話趙景深譯 開明書店, 一九二九年出版三二七
皇帝的新衣趙景深譯 開明書店, 一九三〇年出版四七三
豌豆上的公主四八七
小伊達的花四九二
皇帝的新衣五一一
堅定的錫兵五二二
鸛五三三
鎖眼阿來五四五
接骨木女神五七三
天使五九五
祖母六〇一
跳蛙六〇六
第三冊
雪后謝頌義譯,豐子愷插圖 開明書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一
夜鶯顧均正譯 開明書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一三一
夜鶯一四三
領圈一七三
玫瑰花妖一八一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一九七
情人二三三
拇指麗娜二四一
飛箱二七五
小杉樹顧均正譯 開明書店,一九三〇年出版三〇七
小杉樹三一九
旅伴三四六
荷馬墓上的一朵玫瑰花四〇〇
樂園四〇四
好人做的總不錯四四三
那是的確的四六一
一個大悲哀四六八
第四冊
柳下趙景深譯 開明書店,一九三一年出版一
牧羊女郎和打掃煙囪者九
鄰家二二
老屋四五
世界上最可愛的玫瑰六六
小鬼和商人七二
柳下八一
有等級呢一〇九
鋼筆和墨水瓶一一七
燭一二三
母親的故事徐調孚譯 開明書店,一九三一年出版一三三
火絨匣一五一
頑童一七一
雛菊一七八
牧豕人一九〇
蕎麥二〇四
丑小鴨二〇九
一個母親的故事二三八
國王王后和兵士二五二
水蓮花顧均正譯 開明書店,一九三二年出版二六七
安徒生童話集(上冊)席滌塵譯述 世界書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三七九
火絨匣三八三
小克牢斯和大克牢斯四〇三
豌豆公主四四一
湯姆梨莎四四七
皇帝的新衣四七八
第五冊
安徒生童話集(下冊)席滌塵譯述 世界書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
堅心的錫兵五
天鵝一八
夜鶯六三
丑小鴨九二
蠢漢一一九
牧豬奴江曼如譯 世界書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三三
蝴蝶一三九
牧豬奴一四六
玫瑰花妖一六一
牧羊女郎與掃煙囪人一七七
旅伴一九〇
人魚姑娘二三七
小杉樹過崑源譯 世界書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三〇五
小杉樹三一一
小德克三四三
小伊大的花三五七
繡花針三七八
跳高比賽三九〇
快樂的家庭三九五
蚜蟲四〇六
積錢瓶四一二
接骨木的母親四一九
自大的蘋果樹株四四〇
第六冊
雪人過崑源譯 世界書局, 一九三三年出版一
雛菊七
豌豆花一八
鸛二八
葡萄牙鴨四二
雪人五八
農場雞和風信雞七二
蕎麥七九
茶壺八五
舊路燈九〇
銅豬一〇六
妖怪和小販一三一
安徒生童話全集(上冊)張家鳳譯述啓明書局,一九四〇年出版一四五
樂園一五三
鸛鳥一六七
丑小鴨一七二
鎮定的錫兵一八一
牧羊女郎和掃煙囪人一八六
天鵝一九〇
夜鶯二〇七
人魚姑娘二一七
小易達的花二四〇
雛菊二四八
蕎麥二五二
睡神二五四
紅鞋子二六四
陀螺和球二七一
小杉樹二七三
賣火柴的小女兒二八四
快樂的家庭二八六
雪后二九〇
丹麥人霍哲兒三二四
老屋三二八
火絨匣三三六
接骨木的母親三四三
小特克三五一
安徒生童話全集(下冊)張家鳳譯述 啓明書局,一九四〇年出版三六三
鬼山三七一
一個母親的故事三七七
皇帝的新衣三八三
牧豬奴三八八
亞蔴三九三
領圈三九八
飛箱四〇一
繡花針四〇八
真公主四一二
水滴四一三
影子四一五
跳高比賽四二九
冰女郎四三一
頑童四六七
國王王后和武士四六九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四七三
湯姆露茜四八六
蠢漢四九七
蝴蝶五〇一
玫瑰花妖五〇四
約翰的同伴五〇九
蚜蟲五二六
撲滿五二八
自大的蘋果樹枝五三一
葡萄牙鴨五三四
雪人五四一
茶壺五四六
農場雞和風信雞五四八
舊路燈五五一
銅豬五五七
妖怪和小販五六七
天使五七〇
祖母五七二
好人做的總是不錯的五七四
那是真的五八〇
一個大悲哀五八二
燭五八五
第七冊
安徒生童話全集(上冊)黃風譯述 博文印書館, 一九四二年出版一
樂園七
鸛鳥二三
丑小鴨二九
鎮定的錫兵四〇
牧羊女郎和掃煙囪人四五
天鵝五〇
夜鶯六九
人魚姑娘八一
小易達的花一〇八
雛菊一一六
蕎麥一二一
睡神一二三
紅鞋子一三五
陀螺和球一四三
小杉樹一四五
賣火柴的小女兒一五八
快樂的家庭一六〇
雪后一六五
丹麥人霍哲兒二〇二
老屋二〇八
火絨匣二一七
接骨木的母親二二五
小特克二三四
安徒生童話全集(下冊)黃風譯述 博文印書館, 一九四二年出版二四三
鬼山二四九
一個母親的故事二五六
皇帝的新衣二六三
牧豬奴二六八
亞蔴二七五
領圈二八〇
飛箱二八四
繡花針二九一
真公主二九六
水滴二九七
影子二九九
跳高比賽三一六
冰女郎三一八
頑童三五八
國王王后和武士三六〇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三六五
湯姆露茜三七九
蠢漢三九二
蝴蝶三九七
玫瑰花妖四〇〇
約翰的同伴四〇六
蚜蟲四二五
撲滿四二七
自大的蘋果樹枝四三一
葡萄牙鴨四三五
雪人四四二
茶壺四四八
農場雞和風信雞四五〇
舊路燈四五三
銅豬四六〇
妖怪和小販四七一
天使四七五
祖母四七七
好人做的總是不錯的四七九
那是真的四八六
一個大悲哀四八九
燭四九一
第八冊
丑小鴨陳敬容譯 駱駝書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一
丑小鴨一一
天國的花園二七
小丁妮五一
小樅樹六九
鸛鳥八五
小伊達的花兒們九五
天鵝陳敬容譯 駱駝書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一一一
天鵝一一七
丹麥人何爾吉一四三
皇帝的新衣一五三
堅定的洋鐵兵一六一
接骨樹媽媽一六九
公主和豌豆一八三
夜鶯一八五
雪女王陳敬容譯 駱駝書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二〇五
紅鞋二一一
踏著面包走路的女孩二二一
瓶頸二三七
雪女王二五五
沼澤王的女兒陳敬容譯 駱駝書店, 一九四八年出版三一一
賣火柴的女孩三一七
鐘三二三
天使三三一
牧羊女和掃煙囪的人三三七
沼澤王的女兒三四七
第九冊
洋迷小影劉半農譯《中華小說界》一九一四年七月第七期一
斷墳殘碣周瘦鵑譯《禮拜六》一九一五年九月第六十八期七
賣火柴的女兒周作人譯《新青年》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第六卷第一號一二
玫瑰花妖學懃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一月第七卷第一號一六
頑童學懃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三月第七卷第三號二〇
母親的故事紅霞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五月第七卷第五號二二
苧麻小傳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六月第七卷第六號二六
老街燈伯懇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七月第七卷第七號二九
鸛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八月第七卷第八號三四
一莢五顆豆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十一月第七卷第十一號三八
惡魔和商人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一年十二月第七卷第十二號四一
皇帝之新衣周作人譯《域外小說集》群益書社一九二一年版四四
一個母親的故事鄭振鐸譯《兒童世界》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八日第一卷第四號 五〇
安琪兒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二年二月第八卷第二號六二
她不是好人仲持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二年三月第八卷第三號六四
一滴水石麟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二年三月第八卷第三號七〇
雛菊花CF譯《晨報副鐫》一九二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第二至三版七二
祖母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二年十二月第八卷第十二號七五
老屋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三年三月第九卷第三號七七
拇指林娜CE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三年八月第十四卷第八號八三
蝴蝶顧均正、徐名驥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三年十一月第十四卷第十一號九一
無畫的畫帖余祥森譯《文學旬刊》一九二三年第七十六期九三
無畫的畫帖(續)余祥森譯《文學旬刊》一九二三年第七十七期九四
柳下趙景深譯《婦女雜志》一九二四年一月第十卷第一號九六
兇惡的國王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四年七月第十五卷第七號一〇五
一對戀人天賜生譯《婦女雜志》一九二四年十一月第十卷第十一號一〇七
女人魚徐名驥、顧均正譯《文學》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五期一〇九
女人魚(一續)徐名驥、顧均正譯《文學》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六期一一五
女人魚(二續)徐名驥、顧均正譯《文學》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七期一二一
女人魚(三續)徐名驥、顧均正譯《文學》一九二四年第一百零八期一二五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顧均正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五年一月第十一卷第一號一三一
飛塵老人汪延高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五年二月第十一卷第二號一四二
王的新衣荊有麟譯《民衆文藝周刊》一九二五年三月第十一號第六至八版一四九
丑小鴨耿文濂譯《兒童》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九日第十三期第四至五版一五二
丑小鴨(續)耿文濂譯《兒童》一九二五年三月二十六日第十四期第八版一五四
丑小鴨(續十四期)耿文濂譯《兒童》一九二五年四月三十日第十九期第七版一五五
丑小鴨(續)耿文濂譯《兒童》一九二五年五月十四日第二十一期第四至五版一五六
夜鶯顧均正譯《婦女雜志》一九二五年四月第十一卷第四號一五七
飛箱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四月第十六卷第四號一六六
雪女王(一)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日第二百零三號第七版一七二
雪女王(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一日第二百零四號第三至四版一七三
雪女王(二)(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四日第二百零七號第四至五版一七五
雪女王(三)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十六日第二百零九號第四至五版一七七
雪女王(三)(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日第二百一十三號第六至七版一七九
雪女王(三)(二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一日第二百一十四號第五至六版一八一
雪女王(四)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三日第二百一十六號第六至七版一八三
雪女王(四)(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四日第二百一十七號第四至五版一八五
雪女王(四)(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五日第二百一十八號第七版一八七
雪女王(五)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七日第二百二十號第四至五版一八八
雪女王(五)(續)林蘭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七月二十八日第二百二十一號第五至六版一九〇
雪女王(六)林蘭譯《京報副刊》 一九二五年七月三十日第二百二十三號第三至四版一九二
一個母親的故事亡心譯《文學周刊》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三十三期第六至八版一九四
月兒所看見的云譯《文學周刊》一九二五年八月二十九日第三十三期第六版一九七
孩子們的閑談西諦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一九八
火絨箱徐調孚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〇〇
老人做的總不錯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〇六
牧豕人徐調孚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一一
牧羊女郎和打掃煙囪者趙景深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一六
鎖眼阿來趙景深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二〇
豌豆上的公主趙景深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二九
燭趙景深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八月第十六卷第八號二三〇
鳳鳥西諦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三三
紅鞋梁指南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三五
樂園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四〇
撲滿西諦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五四
七曜日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五六
千年之后西諦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五九
雪人沈志堅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六二
妖山季贊育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六七
一個大悲哀顧均正譯《小說月報》一九二五年九月第十六卷第九號二七三
虛偽的頸圈陳永森譯《京報副刊》一九二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第三百四十一號第二至四版二七五
火絨盒(一)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四日第八版二七八
火絨盒(二)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五日第八版二七九
火絨盒(三)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第八版二八〇
火絨盒(四)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七日第八版二八一
火絨盒(五)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八日第八版二八二
火絨盒(六)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二十九日第八版二八三
火絨盒(七)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四月三十日第八版二八四
火絨盒(八)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一日第八版二八五
火絨盒(九)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日第八版二八六
火絨盒(十)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三日第八版二八七
火絨盒(十一)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四日第八版二八八
火絨盒(十二)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五日第八版二八九
飛柜(一)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三日第八版二九〇
飛柜(二)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四日第八版二九一
飛柜(三)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五日第八版二九二
飛柜(四)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六日第八版二九三
飛柜(五)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七日第八版二九四
飛柜(六)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八日第八版二九五
飛柜(七)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十九日第八版二九六
飛柜(八)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日第八版二九七
飛柜(九)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一日第八版二九八
飛柜(十)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二日第八版二九九
飛柜(十一)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三日第八版三〇〇
飛柜(十二)揖古譯《益世報》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四日第八版三〇一
旅伴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三日第十二版三〇二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四日第十二版三〇三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五日第十二版三〇四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六日第十二版三〇五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七日第十二版三〇六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八日第十二版三〇七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九日第十二版三〇八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十日第十二版三一〇
旅伴(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四月十一日第十二版三一二
雛菊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十月二日第十二版三一四
雛菊(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十月三日第十二版三一五
雛菊(續)洪伯譯《益世報》一九二九年十月四日第十二版三一七
荷馬墓里的一朵玫瑰花廻風譯《華北日報》一九三六年五月八日 第八版三一八
白鳥張慎伯譯《玻璃盒》中華書局一九三六年版三一九
牧羊姑娘和掃煙囪的青年林淡秋譯《丹麥短篇小說集》商務印書館一九三七年版三六一
皇帝的新衣守本譯《新疆日報》一九四五年十一月三日第四版三六九
牧豬者李白林譯《甘肅民國日報》一九四六年八月十六日第四版三七一
牧豬者(續)李白林譯《甘肅民國日報》一九四六年八月十七日第四版三七六
火絨盒叢廌譯《青島時報》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七日第四版三七七
火絨盒(二)叢廌譯《青島時報》一九四六年十一月十四日第四版三七八
火絨盒(三)叢廌譯《青島時報》一九四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第四版三七九
賣火柴女孩青譯《通俗日報》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十七日第三版三八一
小克勞斯和大克勞斯顧均正譯《飛行箱》萬葉書店一九四八年版三八三
飛行箱顧均正譯《飛行箱》萬葉書店一九四八年版四〇四
 
前言[ 滾動 - 展開 ]  
 
序一:
安徒生小的時候是有好歌喉的。他站在家門前的河邊唱歌,洗衣服的女人們逗他,說在這一條河的河底的遙遠東方,有一個很古老的大國家,那兒的王子一定聽得見他的歌聲,會從河底走過來,到他的面前。但是安徒生后來寫出的童話之歌卻是通過河上的大地,通過偉大的書籍印刷和翻譯到達了古老的東方大國中國。迎候和喜愛的不衹是一個“王子”,而是無數的人民。在歐洲,他寫的故事,也是貧窮和富貴各領趣味和人生,他天才地運用了童話的浪漫主義天性,創造了童話審美的最高模糊性和覆蓋力,猶如鳥兒的歌聲,給了所有耳朵。它們完成了對于整個人類四面八方的推送,領受到扶老攜幼的頂禮喜愛。真是那么奇怪,世界的人們,在說起、朗讀起、舉例和引用起安徒生的那些故事時,立即就渾身詩性了,連渾身生硬的人也禁不住選擇輕音,不再哇啦哇啦。安徒生的童話是輕音的、滑稽的、大滑稽大憂郁的,大滑稽是真幽默,真幽默是含蓄的,所以真正的大滑稽也是含蓄的。他憂傷著美麗,美麗的小魚是這樣,美麗的小鴨子是這樣,美麗的小女孩是這樣,討不到老婆的單身漢也這樣。單身漢不美麗,但是他離去和返回得美麗,最后他還在一棵大樹下實現了美麗。小錫兵和他的舞蹈家戀人也是這樣。他們各自站立,最后同在火中。詩人這樣,玫瑰花這樣,死去活來的夜鶯皇帝這樣。我愿意信任,赤身裸體的新裝皇帝因為一個孩子的真實喊出和提醒,以后也不會再一絲不掛地在大街上丟人現眼,荒唐也可以美麗結束。這個世界的所有謊言和丑陋終究會在真實和良知的喊出中得以滅去。所有的美好心愿,大的小的,也都應該被安排于一個好的結局,不給生命以沮喪。人是美好和高貴的,人是站在高出海洋的大地上的!這是那條來自海洋深處的小魚認為的,是她的深處向往,也是人本身的堅定哲學結論。所以那一條美人魚歸根結底是人的化身,代表著人類站在哥本哈根的海上,鑄成一個人性大經典。在大海和大陸的入口處,就是在人生和世界的入口處。安徒生寫著他的長長短短的美好故事,為人性、人類守住生命入口處,從童年開始,也可以從人生的任何時間開始。安徒生是人性的喚醒者、守護人,這個高高的、很瘦的,十九世紀丹麥審美中不漂亮的男人是讓閲讀著的生命變得漂亮的人。因為他寫的故事跨了世紀,所以他的漂亮也在世紀跨越中越發顯示。這真如同那詩里的哲學抒情,有的人死了,卻仍舊活著。而且,比活著的時候漂亮了??梢杂袩o數的女人愛他了。不會像那個單身漢,衹能回到童年的樹下去回憶和得到。中國人是懂得的。懂得世界其他文字、文化、文學的美。在還沒有多少人學會外國語言的時候,就開始強行地用自己的母語譯敘出它們,這是一種渴望的熱情,也是中國母語自信的力量。安徒生也是這樣被譯文了、譯介了,從“五四”前后的大門中走進中國,被印刷出來,成為中國小孩那個年代的新鮮閲讀和后來一年年的故事知識。我深信有一種可以被叫做“故事知識”的東西,比如被閲讀了纍計在一起的安徒生、格林的那些最經典的可以脫口而出的老幾篇:《海的女兒》《賣火柴的小女孩》《小紅帽》《灰姑娘》……它們擁有著比教科書里很多篇目更為普遍的運用頻率、引申價值,如果它們也在教科書里,那幺它們就成為了教科書。教科書因為有了它們,就飄逸出了經典氣息?!拔逅摹鼻昂蟮哪莻€年代,欣賞安徒生,喜悅、驚嘆這種童話文學、童年文學的天真想象、風趣敘述、純粹情感、明亮詞句……的都是一些大文學家、大學問家、大知識人。他們因為真實地擁有著大,所以他們從來不說它們??;他們因為有著真實的大,所以他們像真正小孩一樣地興致勃勃,口氣洋溢。世界的兒童文學,正是因為有這樣的真人文、真學問、真童心、真的新文學觀,纔緊跟著安徒生、格林們逐次踏進中國,踏成幾代人的閲讀生活和童話印象。直至今日,中國國家圖書館的童書書架早已鋪天蓋地了,仍舊想著把那幺多年前的幾代安徒生童話曾祖父版的老書們重印出來,供人收藏,供后代舉目瞻仰。同時,它們也有非常高的閲讀價值,閲讀出漢語譯作從前的味道和高級滑稽,以及后來的進化和規范。這真是一次特別好的新時代再版。一次隆重的敬禮和獻禮。閲讀著,研究著,我們會特別感激地體會出,在那許多年里,安徒生給了中國什幺,一代代的譯者們給了我們什幺,而我們的今天,又可以繼續捧著安徒生的童話,繼續給今天和未來許多年中國的孩子們什幺。安徒生給了這個世界太多了。我們是多神奇他的那一支筆!
梅子涵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九日于上海


序二:
漢斯·克里斯汀·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 ,1805-1875),丹麥19世紀童話作家、詩人。他從小熱愛文學,曾經寫過詩,演過木偶戲,做過戲劇演員,努力嘗試了幾種不同的職業,均未成功。雖然幾經坎坷,卻仍然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直到他開始寫作童話故事,纔開啓了他人生新的篇章。鄭振鐸稱安徒生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童話作家。他的偉大就在于他以他的童心與詩才開辟一個童話的天地,給文學以一個新的式樣。安徒生一生創作了156篇童話和故事,作品被翻譯成一百多種語言在世界各地發行,全世界的大人和兒童鮮有不知道安徒生童話的。他的童話完全站在兒童的立場,在童話中織入了歌聲、圖畫、鬼臉,直接寫到了兒童的心里,沒有裝腔作勢的道德教育,也很少講大道理。他寫作的童話世界現實而富含悲情色彩,同時他又寄希望于善良和堅強。他寫作的藝術在于即使是動物或者玩具,也會被自然地賦予生命。通過他的描寫,人們能深切地感受到主人公的悲苦與快樂,從而引起強烈的共鳴。清末民初之際是劇烈的文化轉型時期,安徒生童話伴隨著其他各式西方文化傳入中國。第一個將安徒生介紹到中國來的是孫毓修,他主編的上?!渡倌辍冯s志在1911年第9期的“說書人”欄目,曾刊載文章《說書大家安徒生》,1916年他在《歐美小說叢談》里也介紹過安徒生。而真正使安徒生被國人認識的是周作人。1913年,周作人在發表于《教育部編纂處月刊》上的《童話略論》一文里便提及:“今歐土人為童話唯丹麥安兌爾然(即安徒生)為最工?!苯又凇兜溤娙税矁稜柸粋鳌芬晃睦?詳細地向國內讀者介紹了安徒生的生平與創作,并參照挪威波亞然在《北歐文學評論》中的論述,給予安徒生極高的評價:“其所著童話,即以小兒之目觀察萬物,而以詩人之筆寫之,故美妙自然,可稱神品,真前無古人,后亦無來者也?!?919年五四運動后,周作人發表在《新青年》上的譯作《賣火柴的女兒》被大衆注意到,此后安徒生作品開始慢慢進入大衆視野,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翻譯安徒生童話故事。譯者有很多,包括趙景深、顧均正、鄭振鐸、徐調孚等,他們對安徒生童話作品在中國的傳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動作用。早期的童話翻譯受“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思想的影響,譯作均帶有一定的教育性和現實性,翻譯并非直譯,有明顯的加工色彩,常常白話文里夾雜著文言文。直到五四新文化運動前后,西方的童話纔以直譯的方式傳播。從翻譯態度到翻譯語體再到譯文語調,最初顯示出兒童文學本色的就是周作人的《賣火柴的女兒》。趙景深是民國時期介紹安徒生童話最努力的一個。民國時期提到安徒生童話,基本都會想到趙景深。趙景深深受周作人對安徒生作品熱情的感染,譯著了一系列的安徒生作品,并在1924年出版的《安徒生童話集》序言里寫到:“我以我的孩子的心將這書獻給周作人先生?!背藢Ψg安徒生作品充滿熱情外,趙景深對自己的翻譯質量要求也很高,比如《無畫的畫帖》是趙景深1923年翻譯并由上海新文化書社出版的,由于出版時校對疏忽,導致文句極不通順,作者自己也認為最初的譯文有許多不妥的地方,并于1929年修正后重新出版,改名為《月的話》。安徒生的童話作品最初被引入中國時,作者安徒生曾被翻譯為“安得森”“安兌然”“安兌爾然”“亨斯盎特遜”“安德生”,后統一譯作安徒生。為避免翻譯的不統一,有的譯者在著者項直接用英文名作標注,如“丹麥H.C.Andersen著”,或者做了中英文對照等。而安徒生作品民國時期的譯名更是各不相同,如《亞麻》又作《苧麻小傳》,《拇指姑娘》又作《拇指林娜》《湯姆梨莎》《小丁妮》,《情人》又作《一對戀人》《陀螺和皮球》,《差別》又作《自滿的蘋果樹枝》《有等級呢》,《夢神》又作《飛塵老人》《鎖眼阿來》《奧魯奧》,《存錢豬》又作《撲滿》,《一星期的七天》又作《七曜日》,《沼澤王的女兒》又作《水蓮花》,《笨蛋漢斯》又作《克魯特霍潘》,譯名的不同給匯編和篇名目錄的制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難,需要我們對照核實譯文來確定作品。本次收錄最早的譯著是1914年劉半農在雜志《中華小說界》第7期上發表的《洋迷小影》,通俗譯名為《皇帝的新衣》。此外,還收錄了孫毓修編譯的《海公主》(1922)、《小鉛兵》(1923),周作人的《賣火柴的小女孩》(1919)、《皇帝的新衣》(1921)等多部名家譯著。同時,在收錄的譯著中,“世界少年文學叢刊·童話”叢編系列里的安徒生作品譯著是一大亮點。該套叢編是上海開明書店于1927年開始歷經數年出版的一系列童話作品集,收錄了世界各國的優秀童話,其中收錄安徒生作品集7冊,分別為趙景深譯著的《月的話》(卷4)、《皇帝的新衣》(卷10)、《柳下》(卷14),顧均正譯著的《夜鶯》(卷5)、《小杉樹》(卷9),徐調孚譯著的《母親的故事》(卷11),謝頌義譯、豐子愷插圖的《雪后》(卷8)。通過對民國時期安徒生譯著的整理出版,希望能夠為我國文學史研究,尤其是兒童文學研究提供資料。另外,安徒生作品是我國引進海外兒童文學的經典之作,為國內廣大讀者所熱衷,至今依然具有非常重要的現實意義。本次匯編收錄了民國時期衆多名家對安徒生作品的翻譯和研究,對我們今天的學習和研究仍然具有非常重要的啓發和借鑒意義。由于時間有限,匯編及研究目錄的編輯過程中難免有疏漏之處,請多見諒。在此也特別感謝趙易林先生、劉榮貴先生、林崇明女士、顧備女士、沙靈娜女士對本次匯編的支持。
王志庚
二〇一九年八月三十日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海南飞鱼走式图 不联网单机四人麻将 云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十一运夺金 任8 上海选四最新开奖结果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下载安装 四川血战麻将 广东11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刘伯温全年料六肖选一肖 能赚钱的手机网游 南宁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