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名:
密 碼:
·您的購物車中有0件商品·
·請您登錄查看詳細·
閻宗臨手稿集(全二冊)
 
 
分享到:
編  著  者 閻宗臨 著 閻守扶 宋若云 整理 定價 980.00
責任編輯 張愛芳 ISBN 978-7-5013-6815-0
出版時間 2019-11-30 版次 B1
印刷時間 2019-11-30 印次 Y1
庫存提示 有書 規格 精裝,正16開,
叢  書  名 近現代學人學術著述叢刊
所屬分類 史籍史料
中圖分類 K107-53
讀者對象 廣大讀者
相關下載 圖書文件下載(TXT)  目錄附件下載
 
購買數量    
 
圖書簡介[ 滾動 - 展開 ]  
 
“盛世修史,明時修志”,在舉國凝心聚力搶救優秀文化,建立中華文化自信之時,將閻宗臨先生保存完整的手稿七種影印出版。七種手稿分別是《歐洲封建制度研究》《歐洲十六世紀史》《羅馬史》《希臘羅馬史稿》《歐洲史要義》《古埃及史略稿》《〈佛國記〉箋注》。 《歐洲史研究》大約在1939年—1943年寫于廣西桂林。書稿有兩項研究課題:一是歐洲封建制度研究,二是歐洲十六世紀史?!读_馬史》寫于1946年8月—10月,作者舉家隨無錫國專師生逃難至廣西蒙山縣文爾村復課時?!断ED羅馬史稿》是1946年在中山大學歷史系開設相關課程時所寫授課講義。手稿在《羅馬史》的基礎上把希臘羅馬作為一個整體敘述了歐洲歷史的開端時期?!稓W洲史要義》寫于在中山大學執教期間,應是當時講授歐洲史的講義?!豆虐<笆仿愿濉穼懹谌谓逃谥猩酱髮W期間,雖然書稿題目是古埃及的歷史,但其內容不僅是埃及的古代史,而且涉及中亞、西亞許多古代地區和國家的歷史?!豆{注》,是作者對法顯撰寫的《佛國記》的箋注。法顯是我國歷史上第一位由陸路向天竺,然后由海路歸國的取經者,也是第一個用文字記述天竺見聞的人,早于玄奘200余年?!斗饑洝肥恰耙粠б宦贰爆F存最早的古典文獻,是研究沿線國家地理、民俗、文化等不可多得的寶貴史料文獻。 作者這些嘔心瀝血寫就,歷經劫難幸存的手稿得以出版,永久保存,以示后人。此振鐸傳薪、延續文明之舉,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目錄[ 滾動 - 展開 ]  
 
第一冊
一、歐洲封建制度研究
1.歐洲封建制度研究之引論
2.封建社會中之家庭實況
3.封建時代主臣關系
4.蠻人入侵與封建制度
附:
歐洲封建時代社會之動向(已發表)
歐洲封建時代的獻禮(已發表)
論歐洲封建時代的法律(已發表)

二、歐洲十六世紀史
1.緒論
2.十六世紀政治新動向
3.宗教改革
附:
意大利文藝復興的特質(已發表)
十六世紀經濟革命(已發表)
三、羅馬史
四、希臘羅馬史稿

第二冊
五、歐洲史要義
六、古埃及史略稿
七、《佛國記》箋注
 
前言[ 滾動 - 展開 ]  
 
編者的話(節選)

閻守扶 宋若云

一、“史業今生未許休”

二十世紀百年間,是人類歷史上風云際會,波濤洶涌的一個重要時代,也是一個制造傳奇的時代。父親的一生在時代大潮的裹挾下跌宕起伏,山重水復,縱貫萬里,橫跨西東,頗像一部傳奇。
父親名諱閻宗臨(1904—1978),筆名已燃,也曾用過“宗琳”這個名字,晚年自號“鐵牛老人”。1904年6月18日出生于山西省五臺縣中座村(現在叫中莊村)一個普通農民家庭。幼時艱苦求學,1924年中學畢業后,在老師資助下到北京謀求深造。曾考入梁漱溟先生的“重華書院”就讀,因不喜所學課程轉入北京朝陽大學,后因經濟困難輟學,到《國風報》社做校對,認識景梅九、高長虹等人,加入進步青年文學社團“狂飆社”。
父親和“狂飆社”一批追求進步的青年經常聚在魯迅身邊,討論問題,交流心得,聆聽魯迅先生的教誨。有一次,北京一家報紙征詢青年必讀書,他以此請教魯迅先生。魯迅“抬起頭來,沉默好久,說‘除線裝書和印度書外,都可讀?!边@次談話對父親的一生產生了巨大影響。在回憶自己去歐洲留學的原因時他曾說過:“在很大程度上是受先生思想的影響的”,“讀洋書成了我青年時代的理想”(見閻宗臨《回憶魯迅先生》1962年《山花》)。
1925年12月,21歲的父親在華林、景梅九等人幫助下赴法勤工儉學,三年多后,經所在工廠總工程師萊旦介紹,于1929年赴瑞士伏利堡大學文學院就讀,學習歐洲古代歷史文化及哲學。求學期間,他異常勤奮,各門課程成績優異。為了能直接閱讀古代中世紀原始資料,“了解西方歷史文化的靈魂”,父親硬是攻克了晦澀難懂的拉丁文,考試評語為“拉丁文造詣高深,獲得優秀資格”。經該校米南德教授引薦,他結識了當時住在瑞士的文學大師羅曼?羅蘭,翻譯了羅蘭所著《米開朗琪羅傳》,獲得羅蘭肯定并為之寫了序言。羅蘭對父親的學習給予指導,經濟上給予幫助.他在日記中寫道:“閻宗臨這樣的年輕人讓我和我的姐姐都很喜歡,我愛這樣的年輕人?!?br>1933年父親獲瑞士國家文學碩士學位后回國探親,在中法大學任教授,講授法國文學。次年返回瑞士任伏利堡大學文化課教授,講授中國思想史,同時攻讀博士學位。1935年,他在日內瓦做關于中國文化的學術報告,如《中國文化概觀》及《老子哲學的研究》等,部分法文講稿發表于瑞士《東方與西方》雜志上,同年在《中法大學月刊》發表《巴斯加爾的生活》、《關于波特萊爾的研究》、《歌德與法國》等文章。1936年完成了博士論文《杜赫德及其著作研究》,通過伏利堡大學鑒定考核,獲得瑞士國家文學博士學位。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后,父親辭去教職,婉拒恩師岱梧教授的挽留,與母親梁佩云義無反顧地共赴國難,返回災難深重的家鄉,受聘山西大學教授兼歷史系主任。山西淪陷后,轉赴漢口,在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政治部第三廳(廳長郭沫若)領導下的“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做近代史教員,經盛成介紹參加救亡團體國際宣傳委員會。
1938年春至1943年7月,父親在廣西大學講授《歐洲通史》、《歷史文獻解釋》和《邏輯學》等課程。后應教育家林勵儒邀請,任教于桂林師院、無錫國專。為了改善清苦的生活狀況,曾一同留學瑞士的母親也給國專女生開設《家政學》,全家搬入國專宿舍。1944年日寇逼近桂林,父親挈婦將雛,與無錫國專師生一起轉移至蒙山,所攜衣物丟失大半,在顛簸離亂之間完成了《羅馬史》書稿。1945年輾轉至昭平國立中學任教,日寇投降后遷回桂林師范學院任教。
在廣西的這段時間,父親夙興夜寐,勤奮工作,執教之余繼續從事世界古代史和中西交通史的研究,寫了近60萬字學術論著,不僅發表了許多論文,而且出版了專著《近代歐洲文化之研究》、《歐洲文化史論要》。這兩本書分別從橫向和縱向對歐洲的歷史文化進行了梳理,并結合當前戰爭爆發的原因、進程以及結局進行了分析,指出希特勒必敗,抗日戰爭必勝。
抗戰期間,廣西聚集了大批文化人士,父親遇到了不少故舊,也結交了不少新友,如馮振、李任仁、盛成、萬仲文、巨贊法師、于斌主教、焦菊隱、歐陽予倩、田漢、關山月、徐悲鴻、饒宗頤、蔡聯歡、梁岵廬、向培良等,在戰爭環境結下的友誼,彌足珍貴。更值得高興的是,父親在這里和恩師梁漱溟(兄姊們叫他太老師)重逢,兩家住處不遠,父母負責照料太老師生活,一日三餐在一起,像一家人一樣。父親與太老師成為“鄰居”,有便利條件聽取教誨,切磋學問,父親1944年出版的《歐洲文化史論要》書名就是由太老師題寫。
1946年8月,父親應中山大學之聘,任教于歷史系,并于1948—1950年任系主任和歷史研究所主任。在中山大學期間,父親與朱謙之、黃艮庸、詹安泰、熊十力等交往密切。
1950年8月,應張友漁、趙宗復的邀請,父親再度回到故鄉任教,直至1978年逝世。父親先后在山西師范學院和山西大學講授世界古代史,并配合課堂教學編寫了《世界古代中世紀史》、《世界古代史參考資料》等作為講義發給學生。
走向世界,了解世界,西為中用,尋求人類社會發展的真諦,是父親的崇高理想與追求。在回到信息閉塞的故鄉后,他設法多方尋求資料,箋注了法顯的《佛國記》、劉祁的《北使記》、劉郁的《西使記》等文獻,這些文獻的作者均為走向世界的山西人,客觀反映了山西早期與世界的聯接情況。
在南王大隊參加四清時,父親幫助撰寫了《南王村史》,他認為這是回饋桑梓的重要部分。他以歷史學家的嚴謹,細致搜集了大量一手資料,至今仍留有村委會開會、交公糧數目等的記錄和該村學生的作文殘頁。
父親晚年身患白內障、腦梗后遺癥和肺心病,身體羸弱,行動不便,仍托母親遠在巴黎任教的姐姐梁佩貞設法寄回法文版史學著作,斷斷續續翻譯了《白非洲史》、《黑非洲史》和《拉丁美洲史》,一心要多留下些有用的材料,為后學打開世界史的大門燃盡了自己的能量。正如他寫的言志詩中所說:
史業今生未許休,病床長欲寫春秋。
殘陽愿照非洲土,俯首甘為孺子牛。

二“罕見真學術,史學大手筆”

父親學貫中西,不守一隅,有良好的史學、文學和西學理論素養,廣泛涉獵西方漢學、中西交流史、歐洲文化歷史、西亞、中亞古史,就其研究對象、研究深度和廣度而言,在世界史學界占有一席獨特的地位。
中西交通史領域是父親主要研究方向之一。父親以傳教士為切入點對中西方交流的歷史進行研究,饒宗頤先生指出:“閻宗臨先生早歲留學瑞士,究心西方傳教士與華交往之史事,國人循此途轍者殆如鳳毛麟角,其所造固已出類拔萃,久為士林所贊?!备赣H對傳教士的研究始于對杜赫德的研究,博士論文題目即《杜赫德的著作及其研究》。杜赫德(Jean-Baptiste Du Halde 1674——1743)是法國國王路易十四的懺悔神父泰利埃的秘書,編輯過《耶蘇會士書簡集》,撰寫了4卷本的《中華帝國志》,這部書被西方學者譽為“18世紀最全面論述中國的史料”(見法國戴密微著《法國漢學研究史》)。這個選題涉及17、18世紀耶穌會傳教士來華的情況以及中國與歐洲的文化交流,是很有意義的。該博士論文的法文本在瑞士出版,至今仍為國外漢學界所重視,法國2002年出版了藍莉(Isabelle Landry-Deron)的力作《請中國作證:杜赫德的〈中華帝國全志〉》,在這部著作中曾專門提到父親在瑞士出版的博士論文。
父親回國后,在桂林期間,繼續做傳教士的研究,他據自己在歐洲搜集的大量傳教士與華交往史料,撰寫發表了多篇論文,論述清初中西文化的交流,中國人寫的第一部歐洲游記樊守義的《身見錄》就是這時被介紹到國內的。同時,父親還寫了《古代中西文化交流論述》、《近代中西交通之研究》、《中國與法國18世紀之文化廣西》等論文,從更廣闊的視野論述了中外關系。
父親學術研究另一個重要研究方向就是歐洲的歷史與文化。父親在歐洲生活了近十三年,其中有三年多是在社會底層做工,進入大學后一路從本科、碩士讀到博士??梢哉f,他對歐洲有深刻的認識,既有感性的,也有理性的。同時,憑藉他扎實的國學功底,對中國的社會和歷史文化也有深刻的認識。正因如此,他對歐洲歷史文化的研究,站在了中西結合的高度上觀察,必然會有獨特、精到的見解。父親在桂林期間出版的《近代歐洲文化之研究》和《歐洲文化史論要》兩本專著和大量論述歐洲歷史文化的論文,在當時就很有影響。從這部《閻宗臨論著手稿》中的《歐洲史研究》、《羅馬史》、《希臘羅馬史稿》、《歐洲史要義》也可以看到父親對歐洲整體的、精深的研究。這些手稿在進入改革開放新時代的今天得以與讀者見面,幸甚至哉。
1950年父親回到山西大學后,由于種種原因,他不得不放棄所擅長的關于傳教士和歐洲歷史文化的研究,轉而研究廣義的西北史地,即中亞、西亞古史。此時期發表了一些論文。
如《關于赫梯:軍事奴隸所有者》,對赫梯的政治經濟制度和對外關系進行了比較全面的評介,尤其對赫梯原居地、遷徙路線等問題提出了自己的獨到見解;
《古代波斯及其與中國的關系》更是最大限度地運用了中外文獻資料比較詳細地介紹了自公元前2000年至公元7世紀波斯的歷史,這也是國內學者第一篇有關波斯的長篇論文;
《關于巴克特里亞古代的歷史》一文清晰地梳理了巴克特里亞地區長達1500多年的歷史和外來文化對其產生的影響。在這篇論文結束時,他指出:“歷來研究世界古代史者,忽視巴克特里亞這個重要地區,縱有敘述者,亦僅不適當地夸大亞歷山大的東征,我們不否認他的重要性。但是,巴克特里亞本身有很高的文化,其受波斯印度及中國兄弟民族的影響,并不次于希臘,這是研究世界古代史應該記取的,也是這篇文字試圖解決的?!睆闹锌梢钥闯?,他反對史學研究中的“歐洲中心論”,這是他的一貫的思想。
由于生活在故鄉山西,父親也關注山西地方史的研究。為此,他從自己研究中西交通史的專長出發,箋注了劉祁的《北使記》、劉郁的《西使記》以及法顯的《佛國記》,加上過去做的樊守義的《身見錄》,父親為他們的作品箋注,是要說明山西雖然地處內陸地區,但并不絕對閉塞,這些為中外交流做出貢獻的著作者都是山西人,這也是山西地方研究的重要內容。
父親1950年以后的研究論著不多,且都在山西境內的刊物發表,有的甚至是內部刊物。在上世紀五六十年代,資訊不發達,學術交流很少,父親因而逐漸淡出學術舞臺,變得籍籍無名了。
改革開放以后,兄弟姐妹中唯一學文科的三哥首師大歷史系教授閻守誠,檢視劫后余存的手稿與發表過的文稿,選取了一部分付梓面世。出版了《閻宗臨史學文集》(山西古籍出版社,太原 1998年)、《傳教士與法國早期漢學》(大象出版社,鄭州 2002年)、《閻宗臨作品》三種:(《歐洲文化史論》、《中西交通史》、《世界古代中世紀史》(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北京 2007年)。特別是“作品三種”三本書約100萬字,完成發表于上世紀30,40年代的占70%,手稿占30%。一系列著作的出版,使父親的研究成果引起了史學界的震動,同年12月1日在京召開了《閻宗臨先生學術思想研討會》,與會學者一致高度評價了父親的學術貢獻:一是中西會通的治學精神;二是博大精深的學術成就;三是文采橫溢的學術論述。引起大家感嘆的還有父親赤誠的愛國主義精神和坎坷的學術人生。
會后,北京大學高毅教授寫了《邂逅閻宗臨》(《中國圖書評論》1008年第3期),作出高度評價:“特別是閻宗臨的討論是中國世界史學界多年來罕見的一種真學術。那里沒有半句空話,也沒有任何意識形態的矯飾,有的只是個性鮮明、中西會通、見解獨到的歷史文化析述,以及透過這些析述所折射出來的一種至深至切的對于民族前途和人類命運的關懷。而且,雖然是真學術,閻著的文字卻一點也不枯燥,相反,它十分地靈動優美,耐人尋味,能讓你一拿起來就放不下,能讓你領略到什么是真正的史學大手筆!”
2014年,三哥閻守誠為了讓人們了解父親的人生經歷和學術貢獻,在兄弟姐妹們的協助下,經過多年努力,撰寫出版了父親的傳記《閻宗臨傳》(山西三晉出版社出版,太原 2014),隨之李書吉、宋曉芹主編出版了《閻宗臨學術思想研討文集》(三晉出版社出版,太原 2014)。父親青年時代酷愛文學,出版過小說《大霧》、散文集《波動》、《夜煙》,也寫過不少文學評論,我們和郭汾陽搜集整理編輯出版了《閻宗臨文學作品集》(中國大百科出版社出版,北京 2014)。近期,由劉新成教授任編委會主任的《閻宗臨文集》也即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父親發表的主要論著基本都納入文集,可冀以告慰老人家在天之靈。

三.關于七種影印手稿

父親戰亂時期完成的手稿,字跡工整,極少涂改,在顛沛流離的環境中能如此平靜地寫作,需要有多大的定力!面對它們, 我們無法抑制發自內心深處的敬意。相信讀者也可以從手稿的一筆一劃中領會到父親靈動的思維,嚴謹的態度,博洽的學識,優雅的文筆,同時也可以欣賞到父親平正淳和、秀朗細挺的手書筆力,能更加直觀深入地認識這樣一位勤奮的學者,一位溫潤的老師,從中感受其內化于心的科學精神、人文素養、治學品德以及愛國敬業、貢獻鄉梓的情操,如清風出袖,如明月入懷。
在鍵盤代替紙筆的當下,手稿正在成為不可再生的稀缺文獻。感謝國家圖書館名家手稿專藏文庫項目以及項目負責人和責任編輯張愛芳女士,使這些嘔心瀝血寫就,歷經劫難幸存的手稿得以出版,永久保存,以示后人。此振鐸傳薪、延續文明之舉,功在當代,利在千秋。
手捧著父親這些穿越半個多世紀歲月風塵的手稿,輕撫已經泛黃卷邊的稿紙,仿佛看到當年在父親伏案疾書的一個個深夜,母親就著父親桌前的燈光為6個兒女縫補衣衫,相互陪伴的畫面。經過數十載斗轉星移,父親的手稿仍在傳遞著濃濃的情意和溫暖。
父親辭世迄今已40年,謹以此手稿影印集作為紀念。

戊戌年春月于北京
 
友情鏈接
Copyright◎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29290號 訪問量:6784886
發行聯系電話:010-66114536 66121706(傳真)66126156(門市)
海南飞鱼走式图